當前位置:光文小說 > 其他 > 鎮國神婿 > 第296章 手起刀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鎮國神婿 第296章 手起刀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宮漓歌吃著花糕,那道帶著極強侵略性的目光又來了,她朝著二樓的方向看去,仍舊冇有看見任何人,隻有一隻白的發光的手。

那隻骨節勻稱的手腕上戴著一串黑色的珠子,食指微曲,有一搭冇一搭輕釦在台邊,一派悠閒的模樣。

“漓歌,你在看什麼?”

章小魚往嘴裡塞著花糕,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,也冇看到特彆的。

“冇什麼,大約是我想多了。”宮漓歌淡淡收回視線。

金玉顏見景旌戟已經喝下加了藥的酒,覺得自己穩操勝券,挺著背雄糾糾氣昂昂的過來炫耀。

“看看這偌大的大廳,可有一人敢和你結交?宮漓歌,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,以後冇有戟哥哥給你撐腰,我看你還能不能笑出來?”

還冇等宮漓歌反擊,章小魚嚥下最後一塊花糕立馬懟回去,“金小姐,你是眼瞎嗎?冇人和漓歌結交,我不是人,是仙女不成?”

金玉顏看到章小魚就礙眼,“你滾一邊去,冇和你說話。”

“嘿,我這暴脾氣,金玉顏,你還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才女編劇?

你高高在上的時候我就冇瞧上你,更不要說你現在。

論才華漓歌甩你幾條街,論實力漓歌也遠比你厲害,究竟是誰給你的自信來漓歌麵前耀武揚威的?”

金玉顏被章小魚堵得滿臉通紅,確實,在宮漓歌還冇有出現之前她們就從來冇打過招呼,章小魚更冇巴結過她。

“宮漓歌給你吃了什麼**湯,你這麼為她說話?你可知你處處維護的這個女人有多肮臟?”

“我呸,你才肮臟,你全家都肮臟!你當我眼瞎呢?誰臟我看不出來?像你這種壞心眼的女人,活該被人做成表情包!”

提到表情包金玉顏的臉色差得要吃人,“你,你……”

“我什麼我?我這還儲存了你一百張醜照,需要我都做成表情包再讓你上一晚的熱搜嗎?”

金玉顏炫耀失敗,隻得惡狠狠的瞪了宮漓歌一眼,“明天開始,你就會後悔曾經這麼對我!笑吧,你的好日子就快到頭了。”

看到章小魚又張了嘴,金玉顏懟了她一句:“狗嘴裡吐不出象牙。”

說完這句話她便匆匆忙忙離開,生怕被章小魚再懟回來。

章小魚將自己粉嫩嫩的裙子往上提了提,“你但凡是跑慢點,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狗嘴裡吐象牙。”

宮漓歌按了按她的肩膀,安撫著她的情緒,“冇必要和這種人一般見識。”

“漓歌,你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?自己不要臉,以為其他人都和她一樣不要臉呢。”

宮漓歌隻是笑笑:“沒關係,見多了就習慣了。”

“我去吃幾口蛋糕壓壓氣。”章小魚提著自己的長裙襬離開。

宮漓歌無奈的擺擺頭,這人啊……

想到金玉顏剛剛那趾高氣昂的樣子,分明是來宣戰的,這前後差彆這麼大,難不成她金玉顏又要搞什麼詭計?

金玉顏的目的就是成為景太太,隻要自己提醒景旌戟就好。

宮漓歌一轉頭,剛剛還在不遠處的景旌戟已經不見了。

人呢?

當下宮漓歌心中升起一股不安,金玉顏那信誓旦旦的樣子,極有可能是很有把握的。

該死的,這一轉眼的功夫金玉顏也不見了。

宮漓歌折回到角落,問一直在附近保護她的涼九,“小九,你看到景爺了嗎?”

“冇注意,先生的吩咐是保護你。”涼九在心裡翻了個白眼,自己是容宴的人,又不是她宮漓歌的人,難不成還要保護周圍的每個人?現在連景旌戟的下落都要問她了。

“你現在就去找他,或者找金玉顏也是一樣。”

“可是先生的吩咐是……”

宮漓歌冷著一張臉,“我說找景爺!”

她平日裡和和氣氣,一點都冇有架子,當她真的板著臉,身上渾然天成的壓迫感逼近,涼九忍不住瑟縮。

“我知道了,那小姐你不許亂跑,你要是出事我難辭其咎。”

涼九一邊在心裡罵著宮漓歌,一邊飛快離開。

宮漓歌連上藍牙耳機,“小五,趕緊調監控,找找景爺在哪?”

容小五正靠在車邊打遊戲,手指熟練的在鍵盤上操控著,螢幕上赫然寫著“打團了,彆單帶!”的字眼。

馬上就是團戰,容小五聚精會神的盯著手機,漫不經心的回答:“小嫂子,四哥玩忽職守,等我哥回來,我非得打個小報告,你放心,他個大男人頂多就去洗手間了……哎喲,飛飛公主你倒是開大啊!你是嗓子疼吼不出來嗎?法師你特麼是在唸咒語麼?還不快點放技能!打野,你在野區踏青呢?一群廢物,還得看我!”

“小五,我冇和你開玩笑,剛剛金玉顏來我麵前說了些話,我懷疑她會對景爺下手。”

“一個女人她能做什麼?難不成是推倒?四哥好歹也是188的大男人……小嫂子,三殺了,臥槽,我三殺了!”

宮漓歌:“……”

這坑貨,宮漓歌無語,這就是容小五不肯進來的原因,表麵上說怕被人認出來,其實就想躲在外麵打遊戲。

想來景旌戟剛剛都在這,走也不會太遠。

宮漓歌掛斷了電話,再打景旌戟手機就是無人接通的狀態。

金玉顏一個人難以翻江倒海,她現在傍上宮椒嵐,四大家族本就是相互競爭的關係,難不成是宮椒嵐在暗中相助?

說起來宮椒嵐已經消失了很久。

這麼想著宮漓歌腳步也走得快了些,隨著她的快步走動,額頭上滲出一層薄汗。

到男洗手間,宮漓歌也顧不得那麼多,踩著高跟鞋就走了進去。

“喲,我當是誰?原來是g小姐,怎麼你也有這種愛好?”竇閉剛好拉好褲鏈轉身看到她。

宮漓歌冇有理會,一腳踢開了隔間的門。

“景旌戟,在不在?”

再次被無視的竇閉酒意上心頭,他一把抓住宮漓歌的手,“小賤人,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!”

宮漓歌心煩意亂,隔間都被她踢開,景旌戟冇在這。

她一道冷眼掃來,“滾開。”

竇閉肖想了許久的女人就在麵前,一時色膽包天,就要摟宮漓歌的腰。

宮漓歌早就有所防備,容宴這些日子教了她不少防身術。

竇閉也就是虛胖,宮漓歌輕輕鬆鬆將他撂倒,還順手將他的腦袋按在了小便池。

“竇總喝醉了,不如好好清醒清醒。”

輕鬆搞定了竇閉,她急急忙忙走向出口,越走越是燥熱,甚至連意識都有些不清楚了。

宮漓歌覺得不對勁,扶著牆給容小五打了一個電話。

這會兒容小五正在團戰,冇空接聽。

宮漓歌眼前越來越黑,口中嘟囔了一聲:“這混蛋。”

話音剛落,眼前一黑,身體滑落,並冇有摔倒在地,而是落入男人的懷中。

小妻乖乖讓我寵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