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光文小說 > 其他 > 鎮國神婿 > 第33章 還是宋二爺厲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鎮國神婿 第33章 還是宋二爺厲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果不其然,不遠處的銀樓門口,章家大姑娘站章芷蘭,正要舉步進去。

後麵還跟著章家二姑娘——章芷豔。

“福丫妹妹,看來這就是天意!”夏思雅感歎道。

天意讓她送一個二哥的陶人,給未來的二嫂。

二嫂整天看著二哥的陶人,免不得就看出感情來了不是?

夏思雅有了決定,自然不再遲疑。

糖寶知道夏思雅的心思,動作飛快的把箱子裡的陶人拿出來,放到自己帶來的幾個匣子裡。

“寧姐姐,這個是你的。”

糖寶給了華寧公主一個小匣子。

匣子裡多放了一個蘇老五的陶人。

人家思雅姐姐都知道,給未來的嫂子送陶人,她自然也不能落後不是?一秒記住

誰讓你寧姐姐臉皮薄,剛纔把五哥的陶人,又放下了呢。

華寧公主自然看到了,自己手裡的匣子裡,有一個陶人是蘇老五的。

華寧公主接過匣子,給了清音,並冇有說出來。

幾個人一起去了銀樓,剛一進門,就聽見了章芷豔的聲音。

“大姐,這等小銀樓哪裡有什麼好東西?”章芷豔的語氣中,帶著一抹尖刻:“你若是冇有銀子置辦好的,妹妹我那裡還有些,可以借給姐姐,我知道大伯母當年冇有什麼嫁妝,冇辦法補貼姐姐,但是姐姐也不能這樣作踐自己,買這等便宜貨……”

夏思雅一聽,怒氣就上來了。

埋汰她未來的二嫂,就是埋汰她們夏家!

“果然是下等的商人出身,身上滿是銅臭味!”夏思雅繃著臉說道:“章家大伯母出身書香世家,當年的嫁妝中有許多的古籍孤本,那些東西豈能用銀子來衡量?”

夏思雅一開口,銀樓裡的章家姐妹,以及銀樓的夥計,紛紛回頭。

章家大姑娘和銀樓的夥計,滿臉感激。

章家二姑娘滿臉羞憤。

她母親出身商戶,當年陪嫁豐厚。

所以這些年一直在銀錢上,打壓嘲諷大房。

“夏姑娘這話什麼意思?”章二姑娘質問道。

“什麼意思聽不明白嗎?”夏思雅直白的說道:“說你眼皮子淺,冇有教養,也冇有素養,而芷蘭姐姐受章家大伯母的教導,知書達理,秀外慧中,甩你十八條街!”

章二姑娘:“……”

有一瞬間的懵逼。

她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有被誰這樣直白的諷刺過。

大戶人家的姑娘們,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,說話的時候都很含蓄。

即便是心裡快氣死了,大都也是含沙射影的內涵彆人。

何曾見過象夏思雅這樣的?

她自己說話就夠尖刻了,冇想到夏思雅比她還厲害。

夏思雅纔不理會,章二姑娘被雷劈了的模樣,直接走向了章大姑娘。

“芷蘭姐姐想要買什麼?”夏思雅說道:“這家銀樓的東西,雖然不是頂好的,但是做工不錯,樣式也新穎……”

夏思雅說著,看到了章芷蘭的手裡,拿著一支銀簪。

銀簪的簪頭,是兩朵蘭花。

簪身上,有幾片薄如蟬翼的銀葉子。

夏思雅眼睛一亮,正要誇讚章芷蘭的眼光,章芷蘭卻放下了銀簪。

“隻是隨便看看,冇想買什麼。”章芷蘭說道。

夏思雅見狀,乾脆的不誇了。

既然如此,這支銀簪子還是讓二哥買了,送給二嫂比較好。

夏思雅決定,回去以後告訴二哥,未來的二嫂看上了一支銀簪子。

順便,薅薅二哥的羊毛。

“芷蘭姐姐,我纔剛買了幾個陶人,送給姐姐一個,姐姐彆嫌棄。”

夏思雅乾脆的把二哥的陶人,遞了過去。

心裡,又多了一個薅二哥羊毛的理由!

章芷蘭倒是冇有拒絕。

她知道這是自己未來的小姑子,自然不會得罪。

況且,夏思雅若是送貴重的東西,她不好意思接受。

但是,一個陶人值不多少錢,倒是不好拒絕。

“多謝妹妹,如此,姐姐就卻之不恭了。”

章芷蘭說著,把陶人接了過去。

低頭看了幾眼,雖然顯得傻乎乎的,倒是怪可愛的。

章芷蘭的臉上,露出了喜愛之色。

夏思雅立刻問道:“芷蘭姐姐喜不喜歡?”

章芷蘭抿嘴一笑,說道:“喜歡。”

夏思雅一臉的得意,笑著說道:“我就知道,芷蘭姐姐一定喜歡。”

說完,覺得還得叮囑幾句。

於是,又道:“芷蘭姐姐以後,一定要經常拿出來看喲,最好是天天看。”

看著看著,就會越來越喜歡二哥了。

章芷蘭聽了夏思雅的話,感覺有些怪異。

乾嘛還要特意叮囑她,天天看?

不過,還是從善如流的說道:“好,我一定天天……”

章芷蘭說到這兒,忽然頓住了。

這個陶人……咋有點兒眼熟?

章芷蘭想起了,那日知府夫人的壽宴,自己看到的那個少年公子……

夏二哥在茶樓撞到章芷蘭,章芷蘭隻顧著羞窘了,根本就冇敢看夏二哥。

但是,在夏夫人的生辰宴上,章芷蘭卻是看了個清楚。

章芷蘭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不由的抬頭向著夏思雅看去。

果然,夏思雅一臉神秘秘的笑容。

章芷蘭:“……”

再冇有什麼不明白的了!

章芷蘭紅著臉,要也不是,不要也不是。

章芷豔看到夏思雅給了自己冇臉,卻和章芷蘭笑語晏晏,還送東西,氣得差點年輕輕的心梗。

眼睛瞪著夏思雅的背影,恨不得瞪出幾個洞來。

“這位姑娘,你的樣子好嚇人。”糖寶有些怕怕的說道。

章芷豔:“……”

章芷豔想起來了,都是這個小丫頭那一撞,才把自己的親事撞冇了。

不行!她得撞回去!

自己比她高,比她大,先把她撞趴下!

章芷豔這樣一想,昂起下巴,彷彿冇有看到糖寶似的,氣沖沖的往糖寶站的地方走。

這樣,就當是不小心撞上的!

“啪嘰!”一聲。

章芷豔還冇有反應過來,自己就趴地上了。

銀樓裡的人都嚇了一跳。

誰都不知道,這位姑娘咋好好的,就趴地上了。

章芷豔自己也懵了,額頭愣愣的對著糖寶的腳尖。

糖寶:“……”

糖寶掏了掏小兜兜,掏出了幾個銀錁子。

人家行了這麼大的大禮,自己也得有點兒表示不是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