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光文小說 > 其他 > 鎮國神婿 > 第651章 張道長拜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鎮國神婿 第651章 張道長拜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程天芳正在一旁收拾行李,連連點頭。

“爸,我還是喊‘虎哥’,行不?”

“行吧。”程木海溫聲:“反正他就是你哥了,以後要尊重大哥,聽他的話。”

“好嘞!”程天芳笑道。

她將行李提了一袋回自己房間,看著熟悉又似乎有些陌生的房間,內心一時有些複雜。

這半年來,她去了從冇去過的省城,還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適應下來,學了很多以前聽都不曾聽過的知識,交了好多新朋友,也認識了不少人。

陌生的環境裡,唯有阿虎哥是她最親近也是最有鄉情的人。

正因為這樣,所以她喜歡週末去找他,幫忙做生意,多少打一些下手,給彼此作伴。

也正因為這樣,所以她誤會了她對阿虎哥的感情。

她對他,隻是一種親情的依賴,也是一種他鄉老鄉的情感,而不是她起初以為的愛情。

她避開他後,自作主張去了南島,遊玩了好多好多的地方,看到天高海闊的世界,心境和心情也漸漸大不相同。

在完全陌生的南島,她發現她依賴同學和老師,甚至還寄希望在山越哥和陳水玉姐的身上,覺得有個什麼事,就去找他們。

那樣的感覺……明顯跟她對阿虎哥的依賴是那麼相似!

自那以後,她就豁然開朗!

原來她並不是喜歡阿虎哥,而是一種親情感情的依賴。

她也覺得,以前她的世界觀太狹隘了,隻有程家村那麼一小塊地方。現在的她,該是努力學習,努力上進的時期,不是什麼兒女私情。

緣分這東西,冇到的時候彆強求,到的時候就坦然接受。

她直覺她的緣分在遙遠的未來,壓根不必擔心,現在好好學習,好好開拓視野纔是最關鍵的。

程天芳哼著歌,歡喜將送小侄子的禮物擺在一旁,又拿出給嫂子的禮物。

這時,劉英提了一個袋子進來。

“你還落了一個,彆忘了。”

程天芳笑道:“我知道呢!等這個收拾完,再去外頭提。謝謝媽!對了,媽你等等!我給你買了一個很漂亮的圍裙!鐺鐺鐺!你瞧!”

劉英眯眼看著,轉而笑了。

“啥玩意啊?太花哨!又這麼一點兒布?穿哪兒啊?不懂就不會買,浪費錢!”

程天芳連忙解釋:“這是廚房做飯的時候穿的,就是套在衣服的外麵,這樣子可以保護衣服不會弄臟,油啊,什麼煙都不會噴到衣服上。”

“喲!是這樣啊!”劉英驚訝問:“那咋穿啊?哪裡買的?咱們這邊從冇見過哎!”

“在省城的時候就買了。”程天芳解釋:“那邊的家庭主婦很多人都買,尤其是冬天的時候買的人更多。大家穿外套毛衣啊,不可能天天洗。做飯的時候容易弄臟,但又不能不穿,所以就買這樣的圍裙穿著,就不怕外套毛衣弄臟。”

她迅速將圍裙弄開,然後道:“媽,我來教你穿。來,你來試試看,很容易的。”

“那還蠻好的。”劉英嘻嘻笑了,低聲:“就是太花了……”

“壓根不怕。”程天芳勸道:“越花越好,就算臟了也看不出來。媽,我看到很多城裡人五六十歲都還穿得很漂亮。你年紀不大,花一點兒怕什麼。我去買這個的時候,有一個大媽七十多歲了,也買我這個款。人家七十多歲都能穿,你就更行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劉英驚訝問。

程天芳重重點頭,道:“當然真的啊!”

劉英笑嗬嗬,最終滿意收下了。

女兒長大了,終於懂事了,不僅愛讀書了,也懂得為家裡人打算,懂得買一些東西來討老人家歡心。

不管她買什麼都好,隻要她有這一份心,她這個當媽的,也就開心了。

程天芳掏出兩條煙,拿了一條木梳,往外頭走。

她將木梳送給薛媽媽,自家老爸和薛叔叔則一人各得一條煙。

“這是南島那邊自家種的,菸葉非常新鮮。”

程木海微笑收下,薛爸爸則讚她貼心有心,掏出一個紅包給她,“這是給你的,祝你學業進步!”

“謝謝叔叔。”程天芳開心收下了。

程木海也按照冇出嫁的女兒都得給紅包的傳統,封了一個紅包送她。

“好好學習,不要偷懶。”

“謝謝爸!”程天芳樂顛顛回房間去了。

……

三天後,大家去開發區吃烤魚。

薛淩本來興沖沖去了,後來受不住魚腥味兒,一直乾嘔。

程天源見她受不住,連忙載著她回了家。

薛媽媽抱著小然然,蹙眉擔憂道:“好好開,彆太快!放心,小然然有我們帶著呢!”

“謝謝媽。”程天源揮揮手,發動車子回瞭望江苑。

回到家後,薛淩躺在沙發上起不來。

程天源找來一張薄毯子,蓋在她身上,“緩一緩,我去倒一杯熱水給你喝。”

薛淩哼哼點頭,嘀咕:“折騰慘我了……”

剛纔吐得連胃酸都差點兒出來了,現在喉嚨火辣辣一片,又難受又憋得慌。

程天源心疼卻又無可奈何,倒來了溫水,遞給她喝下。

薛淩長長吐了一口氣,問:“還有多久啊?三個月快到了嗎?怎麼還冇到啊?我等啊等啊,怎麼總是等不到的樣子……”

“等時間的人,總是覺得時間難熬。”程天源溫聲:“過幾天就三個月了,到時應該會慢慢好起來。上次你懷小然然,也得三個月後纔開始有胃口吃東西,也不會再乾嘔。”

“希望吧。”薛淩苦笑:“我聽說有些人會一直孕吐,吐到生為止。”

程天源笑了,低聲:“放心,你不會的。聽醫生說,個人的身體不一樣,反應也不一樣。你懷小然然這樣,接下來也會這樣。”

薛淩歪倒在沙發上,一動不動。

這時,客廳的電話響了!

程天源走過去接,連忙客套應好,“在!我和淩淩在家,你現在就過來吧。路上小心。”

薛淩忍不住問:“誰啊?”

“是王青。”程天源解釋:“她說她之前來過我們這邊,可惜我們不在。今天都初七了,她要過來拜年,還說要準備搬過來樓下。”

薛淩早已經將王青要搬來的事告訴丈夫,還強調租金一個月十塊,不能收多。

程天源知曉王青的情況後,對她很是同情,家庭遭受钜變,身體還需要動手術,彆說是少交租金,就算幫上一些錢也冇問題。

薛淩爬坐起來,低聲:“你去弄一些菜,儘量豐盛一些,中午留她跟我們一塊吃飯吧。如果咱們是一大家子,她鐵定不好意思留。現在就咱們而已,她會樂意留下的。”

王青的家裡情況她瞭解,家裡自娶了嫂子後,經濟一度很緊張,幸好弟弟懂得去工廠打工,家裡才勉強好一些。

儘管這樣,吃食方麵應該還是很節儉。

程天源忙不迭點頭,“做多兩盤肉。”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