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光文小說 > 其他 > 鎮國神婿 > 第897章 最大的隱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鎮國神婿 第897章 最大的隱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眾人的嘲笑聲中,陳飛宇神色淡然,絲毫冇有在意。

以他如今的實力與地位,根本就不用在意這些普通人的看法,就如同獅子不會在意綿羊的意見一樣。

秋元雅子搖頭而笑,連龍靖雲、哥爾登這些“半步先天”的超級強者都先後折在了陳飛宇的手裡,現在這些螻蟻一般渺小的小人物卻來嘲笑陳飛宇,隻會讓人覺得可笑。

“小妞,你的朋友不打算為你出頭,那你要怎麼逼我們跳下去?”高瘦男子哈哈大笑道:‘當然,就算他替你出頭,也是自取其辱。”

“讓你跳下去,根本就不需要他動手,我隻需要張張嘴就能做到。”夏爾瑪神色輕蔑,打了個響指,手鈴發出清脆的聲響,一指大海的方向,道:“跳下去。”

旁邊四人笑的越發放肆,其中一人更是嘲笑道:“單純動動嘴皮子,就想讓我們跳下去,你以為你是上帝嗎?”

連甲板上的路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突然,那名高瘦男子神色一陣恍惚,彷彿失去了神智,呆呆的向船舷的方向走去,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,“噗通”一聲跳進了大海裡,濺起白色的浪花,又猛地清醒過來,臉色大變,撲騰著水花大喊救命。

甲板上笑聲戛然而止,眾人紛紛驚呼,他竟然真的跳下去了,這怎麼可能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你們四個,也給我跳下去。”夏爾瑪輕蔑地指了指剩下的四人,隨著她玉手的動作,清脆悅耳的手鈴聲再度響起。

那四人頓時步了高瘦男子的後塵,神色恍惚,紛紛走到甲板儘頭,“撲通”、“撲通”全都跳了下去成了落湯雞,接著被冰冷刺骨的海水一激,頓時清醒過來嚇了一大跳,在海水裡撲騰起來,一不小心吃了好幾口海水,心裡驚恐不已,怎麼好端端的就跳海了?

夏爾瑪輕蔑而笑,心裡一陣快意。

甲板上的工作人員見狀,臉色大變,紛紛進行營救工作。

周圍眾人嚇得一陣尖叫,生怕出了人命,甚至有些膽小的人已經跑回了船艙裡。

偌大的甲板上頓時亂成了一鍋粥。

陳飛宇輕笑,夏爾瑪作為天竺教的聖女,擅長施展各種各樣的幻術,對付這些完全冇有武道修為的普通人,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。

“倒是我自己得注意了,越是混亂的時候,那個藏在暗處的人,越是有可能現身偷襲。”

陳飛宇一念及此,表麵上不動聲色,暗地裡悄悄釋放出了精神力,將整個甲板全部籠罩住,一旦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,都能確保第一時間發現。

很快,工作人員就將那五名西方男子給救了上來,他們渾身上下濕漉漉的,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凍得渾身發抖,蜷縮成一團。

“你們幾個人……”

突然,夏爾瑪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五名西方男子臉色頓時一變,像是見了鬼一樣,紛紛向後退去,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。

剛剛他們神色一陣恍惚,再清醒過來的時候,就到了海裡,這個女人絕對會妖術!

“以後再讓我聽到你們在背後品頭論足,就不隻是跳海那麼簡單了。”夏爾瑪輕蔑地說罷,瀟灑轉身,向陳飛宇走去了。

不止是那五名白人男子,就連甲板上其他人都嚇得噤若寒蟬,隨便說句話打個響指就能操控彆人跳海,這簡直是妖術,難怪那個華夏少年說不用他出手,這個女人太可怕了!

夏爾瑪走了過去,蹲在陳飛宇身邊,得意地笑道:“怎麼樣,我厲害吧?”

“很厲害,不過……”

夏爾瑪追問道:“不過什麼?”

“不過我覺得他們說的很對,你的雙腳的確很漂亮。”陳飛宇玩味而笑,一隻手摸向了夏爾瑪的玉足,在她光滑細膩的玉足上輕柔撫摸,彷彿在撫摸一件稀世珍寶。

夏爾瑪臉頰紅潤,不自禁地咬著紅唇,隻覺得被陳飛宇大手撫摸過的地方彷彿有電流一樣,渾身酥酥麻麻的。

她知道應該主動走開,可是被陳飛宇撫摸的又很舒服,便鬼使神差的冇動,放任陳飛宇繼續撫摸自己,心裡暗暗想著,反正都被陳飛宇親過好幾次了,被他摸摸算得了什麼?

周圍眾人頓時向陳飛宇投去羨慕嫉妒的目光,雖然他們懷疑夏爾瑪是妖女,可這樣一個極品大美女被一個男人予取予求,他們又怎麼可能不心生羨慕?

秋元雅子輕哼了一聲,心裡一陣不舒服。

陳飛宇一邊撫摸著夏爾瑪完美的玉足,一邊繼續說道:“白皙精緻、光滑玉潤、手感絕佳,令人怦然心動,可惜……”

原本夏爾瑪被陳飛宇摸得十分舒服,眉宇間多了幾分風情,聽到陳飛宇後半句,還以為陳飛宇要說什麼不好的話,身體頓時一僵,立即追問道:“可惜什麼?”

她打定主意,要是陳飛宇說什麼不好的話,她立馬轉身就走,不給陳飛宇繼續占便宜的機會。

隻聽陳飛宇笑著道:“可惜關於手感的評價,這世上隻有我才能真切體會到了,何其幸哉。”

夏爾瑪眼眸中閃過濃濃的喜色,心裡甜甜的,又向陳飛宇身邊靠了下,笑著道:“算你會說話。”

秋元雅子不爽的哼了一聲,這個天竺女人,一點都不知道矜持!

陳飛宇撫摸著夏爾瑪的玉足,微閉雙眼神色沉醉,彷彿已經完全被夏爾瑪迷住了。

突然,陳飛宇猛地睜開雙眼,閃過一道厲芒:“找到你了!”

隻見他猛地站起來,豁然轉身,屈指而彈,一道白色劍氣向著前方迸射而出,在半空中劃過絢爛的軌跡。

秋元雅子和夏爾瑪都被陳飛宇的動作嚇了一跳,發生什麼事情了,難道有人偷襲?

下一刻,隻聽“鐺”的一聲,陳飛宇的劍氣在中途竟然憑空消失,彷彿被人擋了下來,但是前方一個人都冇有。

秋元雅子和夏爾瑪花容微變,腦中靈光一閃,難道對方會隱身?

周圍眾人更是一片嘩然,他們剛剛看到了什麼,那個華夏少年手指裡竟然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,那到底是什麼?

他們暈暈乎乎的,懷疑是不是在做夢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